皇鼎彩票

<form id="ahsgbdhdas"></form>

<address id="ahsgbdhdas"><listing id="ahsgbdhdas"><meter id="ahsgbdhdas"></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ahsgbdhdas"></em>

        <form id="ahsgbdhdas"></form>

          
          

              當前位置:首頁 > 長安湖北 > 長安專題 > 2018掃黑除惡專題 > 媒體動態

              剜掉危害基层安全的 “毒瘤”

              發布時間:2018-10-12 15:54:00 來源:光明日報

                “自2018年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武漢警方破获的涉黑涉恶案件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大约有三分之一属于传统的暴力犯罪类型,给人民群众造成了不安全感;另有三分之一属于新型犯罪,比如‘套路贷’‘校园贷’、电信诈骗等,这些犯罪行为暴力特征不明显,但受害群众的数量更多、面更广;另外就是一些‘村霸’欺压百姓、把持基层政权的违法犯罪行为。”武漢市公安局刑侦局局长陈汉生这样总结武漢市涉黑涉恶案件的几大分类。

                而综观湖北省已经破获的涉黑涉恶案件可以看出,在城市, 新型犯罪已有超越传统暴力犯罪的趋势;在农村,靠宗族势力或 纠集几人形成团伙,靠暴力手段达到侵吞集体资产、把持基层政权目的仍是涉黑涉恶犯罪的主要形式。

                走访江汉平原的广阔农村,发现的一些问题颇具代表性。 “一方面,广大农村空心化严峻,大片耕地无人耕种,村里留守 老幼既无力种田,更无力同 “村霸”抗衡,侵吞集体资产的情况 并不鲜见。另一方面,临近城区、景区等有利可图的村庄,也就 是我们常说的 ‘城中村’,在城镇化过程中有大量拆迁、异地搬迁等工程,极为可观的利益既引来了争夺也成为一些黑恶势力发展壮大的‘金库’。他们或勾结村干部,或本身就是村干部,通过把持基层政权,大量敛财,继而进一步壮大了势力,形成恶性循环。”一位长期工作在扫黑除恶工作一线的警察说。

                2018年1月23日,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電視電話會議召開後,湖北省開展了一系列工作。其中以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爲契機,整頓軟弱渙散基層黨組織、鏟除農村黑惡勢力繁殖土壤是湖北省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工作的重點之一。

                “這些‘村霸’連警察都不怕”

                “这些‘村霸’无法无天到什么地步呢? 他们连警察都不怕。”广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二中队队长闵敏对他亲自参与破获的广水办事处土门村连光辉案印象深刻。

                2017年10月,广水市公安局接到举报称,时任广水办事处土门村村主任的连光辉把持村务、欺压百姓,公安机关立即对举报内容展开为期两个月的初步核查。“我们只是去对连光辉的一个银行账户问题做调查取证,警察着警服,带着证件,本应十分钟完成的一个简单调查,由于连光辉亲戚的无理阻碍延长到两个小时。他们对警察尚且如此,平时在村里肯定更横行霸道。”闵敏说。 据介绍,2005年,连光辉曾经担任村主任一职,因故意伤 害罪2007年入狱服刑,并被开除党籍。但2013年,连光辉再次当选村主任。“连家在村中的势力比较大,他有一个哥哥,三个姐姐,再加上外甥等亲戚,手下收拢了一批‘马仔’,就是村里 的‘土皇帝’。”村民反映,换届选举时,连氏家族提前挨家挨户威胁,在选举现场干扰投票,还将外出打工村民的票拿回家填写。

                因中华山风景区要从土门村经过,基础建设多、异地搬迁项目多,“所有建设都得过连光辉的手,他同意才能搞。”村民对这位 “黑村官”的所作所为非常清楚。

                然而核查过程并不顺利。村民苦于恶势力已久,但因需求在其治下生计,又见他出狱之后仍然能把持村党组织,敢怒不敢言,没有关键证人站出来。专案组无法在村内展开调查核实工作,就将办案基地定在了村旁的宾馆,逐一说服村民出村举报。 2018年1月,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开展后,通过湖北省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大力宣传,村民逐渐了解到了党中央打击黑恶势力的决心,案件得到了大力推进。6月13日, 公安机关已向检察机关提起诉讼,现在该案正在起诉阶段。

                “沒有掃黑除惡這個後盾,其他工作沒法開展”

                有些村干部虽本身不参与黑恶势力的暴力活动,但为虎作伥,败坏村内风气,同样使村民苦不堪言。钟祥市柴湖镇鱼池村 前任村支书即是如此。他与村里的“狠人”“强人”勾结,为其 低价承包耕地、堤坝等,承建修路、修沟渠等项目大开方便之门。

                曾经的罪犯何以再次成为村干部? 实施违法行为的村干部何以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横行乡里? 上级主管部门何以失察至此? 不可止步于查办黑恶势力,更要追查其背后的 “保护伞”,并倒 查有关部门的监管责任。

                廣水市廣水辦事處土門村連光輝案查辦後,因失職失察問題,包括個別公安民警等在內,共15人被追責問責。

                追责之后,如何建立长效机制,在 “入口”对村干部把好 关,在任期内对其落实有效监管? 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部署,正是治理基层组织建设的切入点。

                为治理鱼池村,钟祥市公安局和辖区派出所抽调力量组成专 班进村整治,收到涉黑涉恶线索举报148条,立案23起,破案 21起,刑拘12人。今年6月前任村支书因侵吞集体资产十九万元被刑事拘留。村两委班子五位成员,被处分3人。为清理村财 务状况、精准扶贫等重点工作推进打下了基础。“要发展,首先 要有一个安宁的环境,没有扫黑除恶这个后盾,其他工作没法开展。”在鱼池村参与了为期一个月调研活动的钟祥市委办公室主任何辉深有感触。

                钟祥市委、组织部对全市农村开展排查,共查处32个软弱 涣散基层党组织,调整44名村支书,并从机关事业单位选派25名精干力量任村支书。

                广水市建立市镇两级联查机制,对全市1817名村级“两委” 后备人选逐一进行政治审查,逐级严厉把关;出台村级 “两委” 班子换届人选15条 “负面清单”。通过专项排查,确定了40个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并从市直部门选派了40位政治素质高, 工作作风扎实的干部担任村 (社区)第一书记,力求改变 “两委”软弱涣散的面貌。

                兩市的做法正是湖北省整頓軟弱渙散基層黨組織工作的縮影。湖北省掃黑辦相關負責人表示,掃黑除惡專項行動正當其時,湖北省利用這個機會開展摸排,調整了大量不稱職的村幹部,有的地方調整比例甚至達到50%,爲2018年底村“兩委”換屆打下了良性基礎。

              0

              Copyright ? 2017 中共湖北省委政法委员会 www.hbca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颚ICP13015995号 联系电话:027-87239043 E-mail:zfxwjc@sina.com

              娱乐平台介绍 什么是彩票 彩票种类 全球大盘彩票 全国彩票玩法 棋牌游戏介绍 捕鱼游戏技巧 街机游戏介绍 老虎机介绍